欧美av在线看

淄礦文苑
您的當前位置是: 返回首頁 -> 正文
越來越亮的燈光
发布时间:2020-01-14        郭洪富      

在我童年的時光裏,煤油燈是溫暖的記憶之一。一只油垢滿身的矮玻璃瓶,上面插著根棉線燈芯,擦根火柴點亮,一根煙線細細升起,清淡的煤油味道和紅紅的燈光滿屋盈繞。

夜晚很靜,我們一家人在煤油燈下做著各自的事情。我和哥哥趴在桌子上寫作業,母親就著燈光做針線。

煤油在那個時候是緊俏商品,用完了得提著油瓶子到3裏外的供銷社去買。爲了節省煤油,只要作業寫完,母親就催促我們快些睡覺。

我10歲那年過春節時,村裏通了電,家家都扯上了電燈。一根電線挂著一個燈泡,一拉開關,屋裏像升起一個小太陽,亮堂堂的。破舊的桌子、粗瓷的碗盆都泛起光來。除夕的晚上,電燈泡亮了一夜,我和哥哥興奮得睡不著,躺在被窩裏,望著電燈,眼裏心裏開滿了美麗鮮豔的花朵。

後來日子好了,我們家拆掉土坯房,建起寬敞的磚瓦房,屋頂裝上一盞日光燈。柔和雪白的日光燈把房內照得如同白晝,坐在沙發上看書,每個字都那麽清亮,時間長了也不累眼。

母親年老了,眼花了,視力大不如從前,但在燈下,依然能把一家人愛吃的餃子包得有模有樣,煮得完完整整,沒有破皮的。晚上坐在一起吃著熱氣騰騰的餃子,母親頗多感慨:“現在的人真能,還能造出太陽光這樣的燈來。虧了這燈,要不我這瞎子,怕是拿著筷子都找不著餃子。”

前些日子,我回到農村老家,三叔家蓋了二層小樓。室內裝修得美觀大氣,地面鋪的瓷磚光潔如鏡,牆壁貼著華麗的壁紙。客廳吊著吸頂燈、水晶燈,四周和牆角裝了不同色彩的彩燈,LED燈,那真是一個氣派。我有些羨慕說:“你裝修得真高級,一點都不比城裏差。”三叔哈哈一笑:“沒啥,現在咱農村有錢了,新房子都這樣裝修。”

晚上,走在村前的大路上,明亮的路灯下,乡亲们有的对弈,有的健身,有的坐在椅子上聊天说笑,那么悠然自得,惬意舒畅。继续往前,道路边一盏一盏的路灯连在一起,像一串璀璨的夜明珠伸向远处。眼前这越走越宽的马路,越來越亮的燈光,不正是人们美好幸福生活的见证吗?

上一條:雪花裏的回憶 下一條:盼 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