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美av在线看

淄礦文苑
您的當前位置是: 返回首頁 -> 正文
盼 雪
发布时间:2020-01-13        刘立华      

提到冬天,我就會想到雪。“一夜北風緊,開門雪尚飄。”有雪的冬天便不感覺單調。

雪花如舞動的精靈,落在衣服上,落在眉梢上,落在田野裏,落在遠山上,落在每個喜歡她的人的心坎上。毛主席應該也是喜歡雪的,否則怎麽會寫出氣勢恢宏的《沁園春?雪》,老舍先生也是喜歡雪的吧,否則怎麽會把濟南的冬天描繪得那麽美?魯迅想必也是喜歡雪的,否則怎麽會把百草園寫得如此生動。詩仙李白最是浪漫,漫天飛舞的雪花在他眼裏是天仙醉舞:“畫堂晨起,來報雪花墜。高卷簾栊看佳瑞,皓色遠迷庭砌。盛氣光引爐煙,素草寒生玉佩。應是天仙狂醉,亂把白雲揉碎。”一代詩仙一覺醒來,高卷簾栊面對一場瑞雪飄飄灑灑,那是一種怎樣的心情,于是提筆揮毫,一首《畫堂晨起》流傳了千年。

試想一個沒有雪的冬天會是什麽樣子?天空灰蒙蒙,病毒肆虐,萬木凋零,寒風凜冽,人們裹緊了身上的大衣行色匆匆。

而下點雪就不一樣了,空氣清新而溫潤,漫天皆白,裝點了這個單調的季節。人們放慢腳步,拿出手機隨手拍幾張雪景,放到朋友圈,抒發著對雪的喜愛。雪對于孩子們,更是天然的遊樂場,堆個雪人,滾個雪球,打個雪仗,解放天性。而此時的大人們也暫時放下所有的壓力,融入孩子們的行列。記得兒子上小學時,下雪天不能騎車我都會步行去學校接他。我們倆邊走邊玩,打打鬧鬧不知不覺就到家了,把一路的歡聲笑語留在了雪地裏。

雪是有效的空氣清新劑,緩解幹燥,帶走各類病毒,維持著哪怕是幾天的優良空氣。小的時候大人們告訴我,第一場雪不能吃,等到第二場、第三場以後,我們會輕輕拂去最上面的一層,抓起一小把雪放進嘴裏,一股冰涼流進肚子裏。小手小臉兒凍得通紅依然樂此不疲。

皚皚白雪覆蓋下的大地,是一場輪回的等待。待到冰雪消融,南燕北歸,生命的萌動就此開始。經過了一個冬的積蓄,草兒、葉兒、花兒、鳥兒、蟲兒爭相在這個最美的季節冒出,“雪消門外千山綠,花發江邊二月晴。”這是何等的美好憧憬呀!

但是,這個冬天,雪沒有如期而至,有一點點失望。不過也沒有關系,也許它還逗留在某個北方的城市。只要我耐心地等待,她會來赴這場心靈的約會,只要心裏有一片晶瑩的雪花,即會“春雪滿空來,觸處是花開。”

期待這個冬天與雪相遇!

上一條:越來越亮的燈光 下一條:黑與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