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美av在线看

淄礦文苑
您的當前位置是: 返回首頁 -> 正文
難忘母親的臘八粥
发布时间:2020-01-06        孙增辉      

1997年的冬天特別冷,尤其臘月初七這天,寒風刺骨,就連村頭供水站的管子都上凍了。

因爲第二天就是臘八節,人們要趕在這一天把水接好,好在家裏熬粥用。父親挑著兩個鐵水桶,我提著一只塑料小桶來到供水站排起了長隊。

村長帶領村幹部們弄來柴火點上,用火燒烤著水管。盡管如此,還是出不來水,一家人搓著手等待著。

村裏每周一這天來水,要是接不上,這一周想喝口水可就難了。兩個小時過去了,水管口慢慢滴答起來。一些婦女不排隊就跑到水管前,放上桶就開始接,雖然一旁的男人們有意見,可根本奈何不了這些農村婦女。

父親和我接完水,已是傍晚了。回到家,母親看著滿滿的3桶水,很是高興。她從塑料小桶裏舀了一瓢水,把先前准備好的食材用水泡上,說准備第二天熬粥用。

雖說當年物資不算匮乏,但想要集齊熬粥用的所有食材也不是件容易事兒。好在家裏有自種的花生、扁豆、玉米和小米,母親又從集市上買來了大米、紅棗和冰糖,算是湊齊了材料。

第二天一大早,母親便開始淘米。淘米用的水是從河裏打來的,喝的水要到熬粥時才舍得用。

淘好米後,母親將事先泡好的玉米搗碎,再將其他食材一起倒入鍋內,攪拌均勻。加水時要憑經驗,水多則粥稀,反之水少了,粥焦糊不說,米也會半生不熟。煮粥時先要將火生得旺一些,等到水煮沸後,再轉小火慢慢熬制。

昏黃的燈光下,母親獨自坐在竈台前攪動著鍋裏的粥,還不時拉開鼓風機吹火。

竈口的火光映在母親臉上一閃一閃的,讓本來凍得有些發白的臉上,泛起了紅暈。一個多小時後,一股特有的豆香味兒飄進屋裏,臘八粥熬好了。

母親先舀出一半讓我給爺爺奶奶送去,回來後,我們一家人再吃。那時母親做的臘八粥是簡單了些,沒法和現在正宗的臘八粥比,但我卻吃得津津有味,滿頭是汗。

後來,到了外地工作,工作忙了,很少回家看望母親,當然也很少吃到母親做的臘八粥了。

現在,村裏家家戶戶都用上了自來水,生活好了,臘八粥的食材更豐富了,煮粥也用上了電壓力鍋,再也不必擔心火候了。可不管怎樣,我還會想念母親當年做的臘八粥。

所幸的是我還能喝到母親做的臘八粥。每次喝上母親做的粥,醇香的味道便會在唇齒間蔓延,仿佛又回到了過去的年代……

上一條:希望之路 下一條:礦山的年味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