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美av在线看

淄礦文苑
您的當前位置是: 返回首頁 -> 正文
亲历煤矿70年 苦尽甘来来颂党恩
发布时间:2019-10-01        ?蔡东亮      

86歲的退休老礦工石紹祥,是一名淄博煤炭工業發展史的親曆者。70年來,他見證了淄博礦區從黑暗走向光明、從壓榨走向解放、從落後走向輝煌的發展變遷。

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之際,石紹祥老人翻開一張張泛黃的老照片,講述起淄博礦區翻天覆地的變化,表達了對黨、對祖國的深深祝福。

據石紹祥老人回憶,小時候家裏窮,9歲那年,他就跟著父輩到附近小煤井幹活了。“那時候家裏有年紀的,都到井下幹活,我是第五代礦工了。那時的煤井跟現在沒法比,沒有電沒有燈,用嘴咬著煤油燈幹活……經常出事故,不是透水就是冒頂,不管人的死活。”談起這些,石紹祥異常激動。

70多年前的淄博礦區,還在日本人的統治之下。礦工沒有人身自由,生活、生命沒有保障,在精神上和肉體上,受盡了日本帝國主義、封建窯主的奴役。

石紹祥回憶:“當時一次下井就要工作24小時,累了就躺在井內的煤塊上睡覺。就這樣,小鬼子一天才給我兩個窩窩頭。”哪裏有壓迫,哪裏就有反抗。從1921年中國共産黨成立後,一大代表王盡美、鄧恩銘來到淄博礦區,宣傳馬列主義,領導淄博礦工開展革命鬥爭。1924年7月,中共淄博礦區支部委員會成立,給當時處在漫漫黑夜中的淄博礦區帶來了光明和希望。

“沒有共産黨,就沒有新中國,只有共産黨,才能救中國。沒有共産黨,我們活不到現在。共産黨來了之後,我們翻身做了主人。”石紹祥說。

1948年3月,淄博礦區經過長達10年之久的“五進四出”拉鋸戰,最終得以解放。期間,國民黨和地方政府都將淄博礦區當作發財之地,每一次進入都進行一次洗劫。像石紹祥一樣的10萬余名礦工,經受住了艱難鬥爭的鍛煉和考驗。

1949年10月1日,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,煤礦工人的社會地位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礦上統一爲他們發放了工作服,建立了食堂,成立了夜校,煤礦工人的工作環境也發生了巨大變革。

1953年2月20日,由燃料工業部批准,淄博礦務局成爲了新中國成立後山東省建立的第一個礦務局,隸屬燃料工業部煤炭管理總局華東煤礦管理局,管轄淄博礦區所有國營煤礦,共8礦一廠一公司,職工1.6萬人,石紹祥就是其中一員。

在建局以後相當一段時期,像石紹祥一樣的淄礦人努力多出煤、出好煤,大力支援國家建設。淄博礦務局煤炭産量一直保持在年産500萬噸水平,曾一度占到了全省總産量的一半以上,成爲華東地區著名的煤炭基地。

“過去都是人力打釺子,放炮用黑藥,點著就趕緊往外跑,跑慢了就炸死在巷道裏了。新中國成立後,礦上就用上機械化了,放炮也使上電線了,采煤面上還上了微型溜子。”談起新中國成立前後煤礦井下生産的變化,石紹祥說,多虧了共産黨。

當時,石紹祥所在的夏莊煤礦組建了采煤隊,他任隊長兼黨支部書記。身份地位的轉變,工作環境的改善,大大激發了煤礦工人幹事創業的熱情。在石紹祥的帶領下,石紹祥采煤隊連續6年超額完成任務,超産原煤21000噸。全隊111名礦工,先後有69人被評爲各級先進。

1956年~1959年,石紹祥先後6次被淄博市、4次被山東省、1次被煤炭部、3次被團中央評爲“先進生産者”和“優秀青年工人”。1959年10月,他出席全國群英會,被授予全國先進生産者稱號。

“我在北京見到了毛主席、周總理、朱總司令,那段記憶真是太美好了。”據石紹祥回憶,1959年到北京參加國慶時的心情非常激動,好幾天都睡不著覺。1959年以後,石紹祥先後6次受到國家領導人的接見。

1992年,石紹祥從淄博礦務局夏莊煤礦退休後,一直沒閑著。當年,他不顧家人反對,與工友王謀全集資組建了夏莊煤礦老齡實業公司。10年間,他們辦鑄造廠、磚廠、家具廠,爲200多名下崗職工解決了就業難題,卻沒拿過一分錢報酬,人們都叫他“義務經理”。“我有退休金就夠了,幹嘛再拿報酬呢。我只想爲大家,爲社會做點事情。”說起這些時,石紹祥顯得特別滿足。

“做夢也想不到,能過上今天的幸福生活,不缺吃、不缺穿。習近平總書記讓咱‘撸起袖子加油幹’!我這把老骨頭是沒法幹了,就靠年輕人了,靠這些年輕人來報效國家啊!”石紹祥說:“我的夢想就是,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100周年時,國家能全面實現現代化,人們能過上更加幸福的生活!”

上一條:女兒的國慶節 下一條:愛在細微深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