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美av在线看

淄礦先鋒
您的當前位置是: 返回首頁 -> 新聞中心 -> 淄礦先鋒 -> 正文
采煤線上“老黃牛”
发布时间:2020-09-14        本站通讯员 唐毛毛 编辑 高田      

個頭不高,身材瘦小,話也不多……當筆者來到亭南煤業公司401工作面時,只見他正趴著身子,拿著工具,處理支架管路漏液問題,油汙沾滿他粗糙的雙手。他就是2019年度集團公司勞動模範、亭南煤業綜采二隊支架工——朱曉文。

2018年4月,該公司207工作面過軸底。受沖擊地壓影響,工作面部分頂板破碎下沈,相鄰的206工作面5號聯絡巷密閉牆又被沖塌,水“嘩嘩”地湧入207工作面回風順槽,直齊腰深。當時他們安設了近20台水泵,檢修任務十分繁重。大家經常穿雨褲去擡水泵、換水泵,一連工作好幾個小時,朱曉文瘦小的身軀常被急流沖得左右晃動,每次上井都渾身濕透。

“老朱在采煤面幹了11年,尤其支架這塊最有經驗。”隊長王成建說。由于207工作面水深,淹沒了支架操作台和管路,渾濁水面遮住視線,一旦出現故障,支架工若無豐富經驗與知識儲備很難處理。每當大家沒轍的時候,朱曉文總能迅速找准位置、更換元件、及時修護,確保支架正常推移。

那段時間,他經常第一個到工作面,最後一個離開,現場問題不處理好絕不走人。經過13天的奮戰,工作面的湧水得到控制。

2019年3月的一天,207工作面頂板淋水突然變大,像暴風雨般“嘩嘩”作響。當時區隊新工人較多,都沒見過這場面,一下慌了神。朱曉文爲讓他們少吃點苦,搶著沖進去,拉淋水最嚴重的幾個架子,整個身軀淹沒在“雨幕”中。等到下班後,他發現後背又疼又癢,脫衣一看全是紅疹。起初他沒在意,只塗了些膏藥,後來嚴重了,晚上只能趴著睡覺。

“老朱,你不是鐵人,幹嘛這麽拼。”舍友劉保凱勸他向區隊請假,朱曉文聽後笑了笑,第二天仍堅持上班。

207工作面淋水大的問題一直困擾著朱曉文,就連走路、吃飯和睡覺,他都在思考解決的辦法,有時想得出神會一個人坐著發呆。

“這不就是辦法嘛……”一天下雨,朱曉文看到穿雨衣的工友們,立馬聯想到給支架穿“雨衣”的建議。他和工友們現場勘查、分析和設計圖紙後,用地面廢舊防水布制作了一個上寬爲0.8米、下寬爲1米,長爲1.2米的梯形引水裝置,並在引水裝置兩邊每隔0.3米安設一顆磁鐵,以緊固支架,把架間淋水引流至面後。這一做法不但減少對現場人員和設備的腐蝕傷害,還延長了支架使用壽命,更爲區隊創效11.16萬元。

今年4月,因308工作面有湧水,從前部運輸機流入架前的煤粉較多,有時甚至達到支架底座以上。以往清理架前煤粉,都是支架工先用起架油缸升起支架底座,再清理煤粉。這種做法花費人工不說,還影響工作面正常推采。

“那幾天看他一直調試支架,拿尺子量,眼睛盯著前立柱和底座,叫他幾次都不回……”工友馬豐元依稀記起當時的場景。朱曉文經過不斷調試支架、分析和總結後,終于想到當有架前煤粉流入時,先降低前立柱高度,後依次升起起架油缸,打出插板,再升起尾梁至最高位置。不僅確保支架一次性推移成功,也節約了清理架前煤的人工。

幾年來,朱曉文共提出小改小革、創新成果等30余項,並在支架操作、維修維護等方面提出17項改進方案,均被采用。

今年5月,朱曉文被推選爲綜采二隊支架班班長。

下一條:杜希照:群雁高翔頭雁引領